當我醒過來時,屋內一片的寂靜,只有從耳邊傳來模模糊糊的開水壺煮沸時的「嗶嗶」聲,這是早晨唯一聲音。我躺在床上,兩眼直盯著天花板發呆,聽著開水壺煮沸的「嗶嗶」聲。

我憑著指尖的記憶能按出的電話號碼,只有一個-我的「寵物」。

禮拜天的下午就是應該要懶洋洋地賴在床上才對,雖然沒有什麼睡意,但是光是聞著枕頭與棉被的氣味就會讓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了。我緊緊著抱著枕頭,把臉埋進枕頭裡,深呼吸著枕頭的氣味,感覺真是幸福極了。

好不容易從床上爬起來之後,直楞楞地看著房間的四周發著呆,我最喜歡在沒戴眼鏡的時候,打開窗戶看著外頭的景色,整個世界看起來都會變得模模糊糊的,像一個個不整齊的色塊沾黏在一起的感覺,東西和東西之間的界線變得曖昧不明。

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戴上那副國中時所配的眼鏡,雖然戴上了之後一切都變得像從調整好焦距的觀景窗看出去般清晰,但是只要看見鏡子裡戴著眼鏡的自己,還是會想要趕快把眼鏡給摘下來,因為連我自己都覺得實在是好醜好醜,活像是個醜陋的妖怪,完全不想被別人看見我戴眼鏡的樣子。

我繼續躺在床上,伸手去拿一旁的手機,依著手指的記憶,連續按下十個號碼,然後打開手機的擴音裝置之後,將它放在旁邊,聽著聽筒傳來「嘟~嘟~」電話撥通的聲音,在響到第三聲的時候,電話的另一端接通了。

「早餐我想要吃吐司夾蛋,還要一杯中杯綠茶,溫的。」話筒另一端的背景聲是學校上課鐘聲,牠沒有回話,我說完,就把電話掛掉了。

我第一次遇到我的寵物時,是隔著一面玻璃看到牠的,牠安靜地趴在桌子上睡覺,與週遭其他的男生相比,牠顯得安靜許多。我從來沒有聽過牠開口說話,也許是因為牠的聲帶已經在出生的時候就被割掉了也說不定,我沒有問過牠,因為作為一個寵物,不需要具備說話的能力。

「(今天可不是禮拜天喔。)」

牠無聲無息地開門進來,把早餐放在桌上之後,對著坐在餐桌旁的我,指著牆上的日曆。

「(今天是禮拜三。)」牠沒有開口,只是看著我,透過一種類似無線電波的東西傳送訊息過來。

「禮不禮拜天是我自己決定的喔,不是靠那幾張紙決定的。大家都被騙了!」我這麼跟牠說,我雖然可以接收到牠傳送過來的訊息,但是我沒有辦法如炮製地傳送回去,也就是說,我身體裡可能只有接收的裝置,而沒有傳送的裝置,所以看起來就像是我一個人在自言自語。

「(白痴。)」牠傳送這個語波過來之後,就走去一旁了。

我打開裝著早餐的半透明白色塑膠袋,裡面放著一杯有點冷掉的綠茶和看起來不怎麼可口的吐司夾蛋。不過早餐美不美味都不是很要緊,因為這些東西都不是為了變成美味的早餐才被做出來的,雖然有時起床之後,會想要優雅地坐在長桌的旁邊,用銀製的餐具吃著裝在白色瓷盤裡的荷包蛋和火腿或是培根,然後旁邊還會附上一杯剛煮好還冒著煙的熱咖啡,坐在對面的人會親切地問我說,「要加糖還是奶精呢?」。一邊嚼著口中的吐司夾蛋,一邊望著桌上半透明的白色塑膠袋的時候,一股廉價感從胸口湧了上來,可悲的廉價感,彷彿我的人生就是被裝在那樣的東西裡,輕飄飄的,不重要的,可有可無的。

牠坐在我的對面看著報紙,但我總覺得牠只是在發呆,因為我的寵物是不需要會閱讀或思考的,我不需要有思想的寵物,只要可愛聽話就好了。牠會不時地抓抓頭,或玩玩手指。我看到牠指頭上貼了一個OK蹦,便問牠。

「怎麼了?」

「(切東西的時候,劃到。)」

「給我看一下。」

牠把手伸過來,我撕開牠手指上的OK蹦,露出一個半公分不到的傷口,我用兩隻手指頭擠擠那個傷口,看看還會不會流血。

「會痛嗎?」

牠搖搖頭。

「已經乾了喔?」

牠依然低著頭做出看著報紙的樣子,微微地點了點頭,把手收了回去。

「欸、欸、我跟你說喔,前幾天哪,我在頂樓遇到了一個很可愛很可愛的小男孩喔!」

牠點點頭。

「真的很可愛喔!真的!看到就好想要捏他的臉喔,超可愛的,不像有的小孩看起就很討人厭,而且啊,後來我還偷偷親了他一下耶!超開心的。雖然他好像有點嚇到,然後就跑走了。」我不自覺地邊講邊偷笑著。

「(變態!)」牠抬頭看了我一眼,搖搖頭。

「有什麼關係!只不過是親一下而已,又沒有對他怎麼樣。」

牠真是一個不可愛的寵物,一點都不會討我歡心,我好想要一隻會在看到我的時候,會跑來我腳邊撒嬌,讓我把她抱起來的寵物。

只可惜我討厭動物。

吃完桌上的早餐,我站起來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想著待會要做什麼,我什麼也不想做,卻又覺得什麼事情都不做的話實在是太頹廢了,這麼想著的時候,彷彿可以聽到媽媽在一旁笑笑地說,「這麼懶惰的話,會變成小豬喔!」媽媽才真是什麼都不懂呢!我也是很想要好好努力振作,變成一副每天看起來都很有活力的樣子啊!啊,不對,不應該是看起來,而是應該要打從心底變成一個積極努力的人才行。

於是我作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我們去上課吧!」我對牠說。牠瞪大的眼睛看著我。我知道他在想什麼,即使他沒有傳送任何的語波過來,我光看牠的眼神就知道牠想要說什麼了。

「開什麼玩笑啊!上課,我才剛翹課耶。要去你自己去!」我知道如果他開口的話,一定會這麼說的。

「(上課?你不是拒絕上學嗎!)」過了一會,牠有點疑惑地看著我。

「因為一直待在家裡太無聊了嘛!」

牠沒有說話。

我決定洗個澡之後再出門,雖然我知道去了學校也不會有什麼好事,就那樣坐在教室裡面,看著黑板發呆,偶爾跟旁邊的人嘻嘻鬧鬧,聽她們說著最近發生的事情,然後哈哈哈地大笑著,或者是竊竊私語地說著某個人的壞話,嘲笑她的髮型之類的,儘管作這些事情並不是那麼地吸引我,而且假裝和大家相處得非常融洽這件事情也令我感到無力,但是我想不到我還有什麼事情可以作。

我一邊打開蓮蓬頭的開關,一邊想著這些事情。水嘩啦嘩啦地從頭上淋下來,將頭腦裡想的事情全都隨著泡沫沖進排水孔裡去了,好像把我的心情也都好好地洗過了一遍,整個人變得清清爽爽的。

我最喜歡剛洗完澡的時候,身上總是香香的,整個心情感覺都好了起來,就好像我自己就是一朵剛綻放的花朵,散發著迷人的香味,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也忽然覺得美麗了起來,我對著鏡子裡面的自己做做鬼臉,仔細觀察我的五官,突然覺得我其實還算可愛的嘛!不自覺地得意了起來,對著鏡子傻傻地笑著。

當我正在欣賞鏡子裡的自己時,牠忽然出現在我旁邊。

「欸、幫我吹頭髮。」我這麼跟牠說的時候,牠沒什麼反應,就去拿吹風機來幫我吹頭髮。

我一直覺得吹頭髮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雖然我很喜歡洗完頭時,頭髮香香的感覺,可是一想到要吹頭髮就覺得很累人,如果可以的話,我還希望有人可以幫我洗澡。如果我跟媽媽這麼說的話,媽媽一定會笑笑地說,「我的小懶豬,小心以後嫁不出去喔!」唉,媽媽怎麼能夠這麼有精神地生活著呢?每天過著這麼忙碌的生活,還要對著討厭的人做出虛假的笑容,如果是我的話,是怎麼樣也辦不到的。如果不能隨心所欲的活著的話,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雖然常常被別人說成是任性的人,但我覺得他們只是很羨慕我罷了,因為他們作不到像我這樣,就如同我作不到和他們一樣,但是我跟他們不同的是,我並不會羨慕他們。

吹風機的熱風吹得我整個人都開始流汗了,而我也討厭吹風機發出來「轟轟轟」的噪音,感覺耳朵都要聾了,尤其是長頭髮又要吹特別久,怎麼就沒有人發明一種吹風機可以很快地把頭髮吹乾,而且又不會有噪音呢?如果有人發明出來這種吹風機的話,我想他應該會變成和愛迪生一樣偉大的發明家,至少我會很尊敬他。

「啊,好熱喔,吹好了沒啊?我快要熱死了…」我一邊看著鏡子裡的牠,一邊抱怨著。沒多久,吹風機的噪音就停止了,我順手拿起梳妝台上的梳子一邊照著鏡子一邊梳著頭髮,順便聞聞自己剛洗好頭髮的香味。

我轉過頭看著窗戶外面,今天的天氣很不錯,為什麼偏偏這麼好的天氣要去學校坐在教室裡面聽著無趣的課程呢?

以前的人做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我們一定非得知道不可呢?

雖然很想要和學校裡的老師這麼說,但是每當和老師對到眼的時候,就會緊張得忘了想要說什麼了,而且在教師辦公室裡總會有一股淡淡的麻醉藥的味道,使我感到昏昏沉沉的,連話都說不清楚了,嘴裡說出來的話儘是一些言不由衷的話,我不喜歡那種感覺。

「今天還是不要去上課好了。」我跟牠說,反正去或不去對大家來說都沒有什麼差別。

啊,不行,這樣不行,這樣子實在是太任性,太消極了,我明明已經下定決心從今天開始要好好地打起精神來,變成一個成熟的大人的,不能夠再像一個小孩子一樣了。我很快地換上了制服,並將頭髮紮紮實實地綁在後面,好讓我看起來更有精神。

我帶著我的寵物來到了暌違兩個禮拜的校門口,警衛室裡沒有看到人影,我們就順利地進入了學校。經過操場的時候,看到一群男生在籃球場打籃球,他們的皮膚看起來都黑黑髒髒的,當我想要加快腳步通過的時候,突然一顆球滾了過來,筆直地朝我滾了過來,後面跟著一個皮膚黝黑的男生,滿身大汗地也朝我這邊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可以幫我撿一下球嗎?」他開口說,看起來應該是對我說的樣子,我耳朵雖然聽見他跟我說話,但是卻無法反應,因為我看到他滿身是汗的身體,就覺得好不舒服,令我聯想到被他那滿身大汗的身體緊緊抱住時,皮膚所感到的那種黏膩感,我開始不住地想像著,他身上的汗珠在滲過我的制服碰到我的皮膚的感覺,我會感覺到他發燙的體溫,伴隨著黏膩的觸感,我開始越來越緊張,我覺得如果我伸手去拿那顆球,我的想像就會實現。

看著他一步一步地靠近我,我開始不由自主地往後退,我拉了拉我寵物的書包帶,想要跟牠求救,可我卻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一直在想我該怎麼辦,可是腦筋變得完全無法思考,不斷地湧現那股噁心的黏膩感,我不敢正眼看他,怕會激怒了他。

「救我。」我好不容易擠出了兩個字,然後想趕緊躲到一旁去,但是四周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藏,我只能閉上眼睛逃避眼前的這一切,我緊緊抓著我的寵物,因為當我什麼也看不見的時候,只能緊緊抓住我熟悉的東西。

我不知道我閉上眼睛閉了多久,忽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下意識地感覺到危險,準備要開始不顧一切地逃跑了,正當我準備要跑的時候,我感覺到我身後有一股力量將我拉住,不讓我逃走,心想死定了,我要被抓走了,我被抓走之後,不知道媽媽會不會來救我,他們會對我做出什麼樣的事情,我會死掉嗎?

我的心跳持續地加速著,眼淚都已經快要掉出來了,雙腳開始有些不住地發抖。為什麼我會遇到這麼可怕的事情呢?為什麼呢?我想要大聲地叫出聲,卻叫不出來,我想到剛剛經過警衛室的時候,沒有看到警衛伯伯,也許就是被他們給殺掉了也說不定,他們怎麼可以這麼殘忍呢?警衛伯伯每次看到人的時候,總是笑容滿面地跟大家打招呼,雖然說警衛伯伯的笑容不太好看,但是總是給人一種親切溫暖的感覺。

我的寵物,該不會也被他們殺死了吧,因為他們以為我們發現了警衛伯伯不見了,以為我們發現了他們的惡行,想要殺人滅口,其實那顆籃球不過是個陷阱,想要讓我們毫無戒心地跳入他們所設下的陷阱,現在我大概也逃不掉了,他們大概會把我也殺死,然後丟到某個人煙稀少的樹林去吧。

我試圖睜開眼睛,但我感覺到一陣暈眩,全身無力,突然之間好想睡覺,眼前一陣黑,我弄不清楚我到底睜開眼睛了沒,我只知道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想睡覺…

在夢裡,我的寵物變成了一隻兔子,正在舔著我手上的傷口。

牠身上白色短短的毛,看起來可愛極了,我伸出手去摸摸牠的頭,摸起來好舒服。牠伸出牠那短短的舌頭,舔著我右手指關節上的傷口,血從皮膚裡慢慢地流了出來,一點一點地被牠用舌頭像是在喝水那樣給舔掉。然而我的血卻像是止不住的泉水一般不斷地冒出來,有一些還滴到了牠毛茸茸的身體上,但牠還是一直舔著我的手指,直到他變回原來的樣子。

牠變回來的時候,還是像個小動物一般蹲在地上,牠慢慢地停止了舔我的手指,從地上站了起來,而我的手指也似乎不在流血了。

「血是什麼味道?」我看著牠,然後問。

「蘋果是紅色的,胡蘿蔔也是紅色的,可是橘子不是。」牠這次不是透過語波,而是從嘴裡說出話來,雖然牠回答的東西很莫名奇妙,但是在作夢的當下卻不覺得有什麼不對,我們持續了一會不知道能不能稱得上是對話的對話。

「可是動物都有臭味。」

「我需要一張網子。」

我看著牠的臉,一心只想要知道血是什麼味道,忽然發現牠的嘴唇似乎有點乾裂,而滲出一點點的血絲,我迫不及待地將臉湊了過去,用舌尖去觸碰牠那皸裂的嘴唇,結果因為牠嘴上流出來的血太少了,嚐不出什麼味道,我索性直接將我的嘴唇貼上牠的嘴唇,輕輕地吸吮。我努力地想要去分辨那是什麼味道,也在想我到底舔到的是血還是口水,突然之間,牠一把把我推開,我跌倒在地上,轉頭看到媽媽坐在我的身旁對我微笑著,我忽然嚇了一跳,就醒了過來。

一醒過來,發現我躺在保健室的床上,保健室的床又小又硬,感覺真是不舒服,看著吊在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了爸爸。爸爸是個懦弱的男人,他從來沒有做過什麼,讓我覺得他是身為一個男人,或著是很有男子氣概,即便是他和媽媽吵架的時候,也不過是摔摔東西罷了,也從來沒有真正的動手打過媽媽,或是我。

第一次看見爸爸摔東西的時候,是在國小三年級的時候,我和媽媽還有爸爸坐在桌邊吃晚餐,爸爸和媽媽講沒幾句話就開始吵了起來,爸爸越說越生氣,說著說著就把手上的碗砸到地上去,瓷碗的碎片和著裡頭的飯菜一起散落在地上,那是第一次,看到爸爸和媽媽吵架。

當時我被嚇得乖乖坐在原位上,不敢亂動,繼續吃著我的飯,深怕我一個不小心會激怒了爸爸,但是久而久之,我才發現,那已經是爸爸的極限了,他根本不敢動手打媽媽。國中二年級時,有一次他和媽媽吵架,脫口而出,「你們根本都看不起我!」邊說還邊哭了出來,那時我正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看電視,雖然我沒有轉頭過去看他們吵架,但是耳朵還是會注意著他們吵架的內容,當我聽到爸爸說出這一句話時,差一點笑了出來,心想,你老是這麼哭哭啼啼的樣子,被人家知道了,比你打媽媽還要丟人。

雖然從以前開始,我就從來不覺得他是一個可以令人尊敬的爸爸,但至少不會覺得丟臉或是厭惡。但自從那一次之後,我便打從心底看不起他,甚至到了厭惡的地步。不久之後,爸爸就和媽媽離婚了,從那之後,我便再也沒有見過爸爸了。

也許是我起身時發出了聲音,護士阿姨走進來微笑地對我說。

「醒了嗎?感覺有好一點嗎?」

「嗯,好多了。」

「我想應該是中暑吧!不過在這個季節中暑的人還滿少的喔,自己要多注意身體,如果不舒服的話就不要硬撐喔。」

「嗯,我想休息一下應該就好了。那個…我想請問…」

「還有什麼問題嗎?」

「剛剛…操場那邊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嗯…沒有啊,怎麼了嗎?」護士阿姨用一臉很疑惑的表情看著我,彷彿我問了她什麼奇怪的問題。

「喔、喔,沒事沒事。」我搖搖頭,笑了一笑。

「如果沒事的話,就乖乖回去上課喔!不要亂跑喔。」

「嗯,我知道,謝謝阿姨。」

護士阿姨留下一個親切的笑容之後就離開了,我呆呆地坐在床上,看著窗戶外頭的操場,不知道是哪一班正在上體育課,全部的人像機器人一般做著一樣可笑的動作。

我整理整理衣服,回到教室。我終於又看到我的寵物了,牠趴在桌子上看著外面發呆,我的位子就在牠的位子後面,我拍了拍牠,牠爬起來轉過頭來看了看我,就又趴了回去。

「好久不見了,你身體還好嗎?」一旁的小如看到我,好像看到失散多年的親人一樣,興奮地跑過來抓著我的手問我。

「嗯,好多了。」她似乎以為我是因為身體不好才請了這麼多天的病假,而面對她這麼認真的問我,我也不好意思說我只是不想來上課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小如的臉看起來就是很容易被騙的那種臉,天真地像個小女孩似的,對什麼事情都一副很認真的樣子。

旁邊其它人看到我,也都紛紛圍了過來,問著同樣的問題,什麼「怎麼那麼久沒來,是不是生了什麼病了?」「身體還好嗎?」之類的問題,我也只好耐著性子一一回答他們的問題,彷彿我是什麼大明星在開記者說明會似的,她們一直圍著我告訴我最近學校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像是怕我跟不上進度,要幫我來個最近校園新聞重點摘要,直到上課鐘響了,她們才慢慢散去。

放學之後,我帶著我的寵物回到家,媽媽還沒有回來。

外頭的天色還沒有完全暗下來,處於一種將暗未暗的曖昧時刻,一天之中我最不喜歡這個時候。什麼東西看起來都有著即將衰老的氣味,時間感覺很漫長,心情感到莫名的煩躁,使我不禁擔心起我老去的樣子,皮膚開始發黃,並長出一條條猶如小蟲子的皺紋,衰老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疾病,宛如癌症,一旦發現,便只能控制,卻無法根治。我真希望我可以在老去之前就死掉,因為人老了身上都會開始發臭,而且也會變得不再美麗,我不想要那樣地活著。

我問坐在一旁的我的寵物。

「你覺得我漂亮嗎?」

牠頓了一下才點頭。

「欸、你居然還要考慮,太可惡了,再給你一次機會,我漂不漂亮?」牠這次很聽話地很快就點了點頭,我很開心得一邊摸摸牠的頭,一邊說著「謝謝」,即使牠說的是謊話也沒關係。

「那我可愛嗎?」

「那我美麗嗎?」

「那我迷人嗎?」

「那我有魅力嗎?」

……

我不停地問著牠重複的問題,我每問一次,牠就點一次頭,我不厭其煩地一直問,牠就一直點頭,直到我詞窮了,才結束這一問一答的遊戲。我滿意地摸著牠的頭,心情好得不得了。

我覺得有點想要睡覺,便在沙發上躺了下來,把頭放在牠的大腿上,舒舒服服地躺著。

我想起在保健室的床上作了的那個夢。

我將牠指頭上的OK蹦撕下來,稍微用點力將那細細的傷口撥開,然後放進嘴裡,輕咬牠的手指,並試著用舌頭去觸碰那個傷口。血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味道,也許是指頭上的鹹味蓋過了血的味道也說不定,我就那樣閉上眼睛睡著了。

忽然,我聽見了門外輕輕的鑰匙聲,我急忙跳了起來。

「先去我房間躲起來,媽媽回來了。」

不能讓媽媽發現我的寵物,因為媽媽不喜歡養寵物,她覺得養寵物很麻煩。

我將我的寵物趕進房裡,告訴牠千萬不可以發出聲音,並把房門關上,然後走到門口去迎接媽媽。

「咦、你今天去學校上課了啊?」媽媽看到穿著制服的我,問我說。

「嗯,因為我已經決定,從今天開始要好好振作了!」媽媽笑著看我,一副很欣慰的表情。

「來,幫媽媽把這些拿到廚房去。」媽媽把手上的袋子交給我,「今天有你最愛吃的鱈魚喔。」

那不過是有一次為了討媽媽歡心,隨口編的謊話,沒想到媽媽居然當真了,這令我感到些些的罪惡感,我真是個不孝的女兒,而且一想到我還瞞著媽媽把寵物養在房間裡,更是覺得自己罪孽深重。

看著媽媽在廚房做晚餐的背影,忍不住抱住媽媽,叫了一聲「媽媽」。

「怎麼啦!這麼大了還跟媽媽撒嬌啊。」媽媽一邊做菜,一邊說。

一想到我利用媽媽對我的信任,任性地翹了兩個禮拜的課,還撒謊騙她說我愛吃鱈魚,讓媽媽特地買了鱈魚回來,甚至為了想要一雙新的鞋子,騙媽媽說才剛買一個月的鞋子穿起來腳會痛。

我真是一個壞女兒。

我好想要跟媽媽懺悔,把我的惡行全都告訴媽媽,請她原諒我這不孝的女兒,但是我沒有勇氣說出口,所以我只能透過討媽媽歡心來減輕我的罪惡感。

「媽媽,謝謝你!」一想到媽媽的溫柔,我的眼淚就不由自主地掉了出來。

「怎麼啦,是不是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啦?可以跟媽媽說喔!」

「不是,大家都對我很好。」我吸了吸鼻子,對著媽媽傻笑著。

「真是個奇怪的孩子,又哭又笑的。」媽媽和我對看著,忍不住笑了出來。

吃晚餐的時候,我和媽媽面對面坐著,媽媽當然不知道我把我的寵物藏在房間裡,一想到有個沒人知道的秘密,就覺得好興奮。吃完晚餐之後,我便自告奮勇要幫媽媽收拾碗盤、洗碗,媽媽便很開心地到客廳去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趁著這個時候,我將晚餐的菜夾一些到便當盒裡去,然後拿進房間給我的寵物吃。

「你的晚餐來囉!」我跟牠說,「你趕快吃一吃,等一下我再進來跟你拿,不要亂跑喔,被發現就糟糕了。」說完我就又趕緊出去洗碗,已經好久沒有這種緊張刺激的感覺了,好像在做什麼壞事似的,心臟跳得好快。

洗好碗之後,回房間坐在床上看著我的寵物專心吃著我為牠準備的便當的樣子。我想我一定是個優秀的主人,能夠當我的寵物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我一直看著牠把便當吃完,問牠。

「好吃嗎?」

牠點點頭。

我把便當盒拿去廚房洗乾淨之後,便到客廳陪媽媽一起看著已經不曉得重播第幾遍的連續劇。

這部連續劇不管重播幾遍,媽媽一定都會準時收看,明明都已經知道接下來的劇情了,卻還是都看得很入戲。看著看著還會跟我說。

「琦琦你看,她好可憐喔,怎麼都沒有人肯幫助她呢?真是太過分了!」媽媽跟我這麼說的時候,表情非常地認真,彷彿這個女主角是她親生妹妹似的,讓我覺得好氣又好笑,這個時候的媽媽單純得像是國中小女孩,那麼善良無邪,又富有正義感。

媽媽真是個善良的女人,她一定沒有做過什麼壞事,死掉之後一定可以當選天堂的模範生。

今天的連續劇演完了,媽媽站起身來準備回房去睡覺。

「你也不要太晚睡喔,晚睡對皮膚不好!媽媽要先去睡了喔。」媽媽用牠那一貫溫柔的聲音說著。

「嗯,我會的,媽媽晚安。」

「晚安。」

我也起身將電視關上,回到房裡去。進到房裡的時候,我的寵物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我看著牠熟睡的臉龐,直覺牠好可愛,便偷偷親了牠一下,牠沒什麼反應,似乎沒有發覺我偷親了牠一下,我輕輕地拍了拍牠。

「在這裡睡的話,會著涼喔!」我跟牠這麼說,並叫牠到床上去睡。

牠緩緩起身,慢慢移動到床上,在靠牆的那一邊躺了下來,蜷曲著身子繼續睡。我在一旁換上寬鬆的睡衣,關上燈,坐在窗邊看著外頭的天空。

我將頭髮放了下來,稍微甩一甩頭,好讓頭髮散開一些。窗外的光線一點一點透進我的房裡,並淺淺地照出牠的輪廓,牠的臉看起來淡淡的,好像會被風吹走一樣。

我輕輕地在床邊坐下,慢慢移動身子到牠旁邊躺下,深怕一不小心動作太大把牠給弄醒了。我拿起一旁的被子替牠蓋上,然後才慢慢閉上眼睛。

我在一片漆黑之中看到一點一點微弱如星光的亮點,耳邊傳來陣陣安穩的呼吸聲。

明天的我將會在哪裡呢?那一點一點如夜中水面的波光,彷彿是通往明天的出口。

晚安,媽媽。晚安,我的寵物。

創作者介紹

EUREKA

bruce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