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心室瓣膜閉鎖不全」
玲已經搬來一個禮拜了。她總是在中午過後才會開始出沒。她大大的眼睛總是一副充滿天真的活力的樣子。玲就算不畫妝的時候,皮膚也真的是白到有點嚇人,感覺上大概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沒有曬過太陽了。也許是她皮膚太白的關係吧,讓我很難沒有注意到她臉上在靠近鼻子,在顴骨的位置上的雀斑。她的雀斑讓我想到燒餅上的白芝麻。
玲租的房間就在我租的房間樓下,我們偶爾會在樓梯口遇到,一開始遇到只會互相點個頭打個招呼。
那天晚上,又在樓梯間遇到玲。
「嘿,今天我放假唷!我肚子好餓喔,一起吃個飯吧!你應該還沒吃吧?」玲看到我,就跑了過來。
「喔」,我回答。看一看手錶,也將近八點了。
我們在附近尋找可以當做晚餐的目標,最後還是放棄了。
「這附近連一家像樣的店都沒有。」我說。
「是啊,好餓喔好餓喔好餓喔好餓喔……」玲像是鐘擺一樣點著頭說,她發出的聲音有如經文一般刺痛著我的耳膜。
我們回到玲的房間,她弄了一些她說是「義大利麵」的奇怪的麵條,說穿了不過是把麵丟到鍋子裡,等水煮開了之後,再把麵撈起來放到盤子裡,最後淋上調理包。到底是誰說黃黃的圓柱狀麵條加上紅紅的肉醬就叫做義大利麵的啊,真是搞不懂,這東西跟義大利又有什麼關係,義大利人真的會喜歡吃這種東西嗎?看著眼前這盤「義大利麵」我的腦中一直出現奇奇怪怪的問題。
「嘿,不要發呆,趕快吃吧!」玲說,「不然等等冷了就不好吃了。」現在想起來那盤麵就算是熱呼呼的吃起來實在是不怎麼樣。
「呼~吃得好飽!」玲說著就躺平在床上,她的眼睛好像是可以看到天空一般看著天花板,我注視著她那雙看似柔軟且毫無防備的乳房,注視著,開始幻想…。
我的雙手遊走在她那對美好的乳房上,然後開始接吻,那種柔軟的觸感會隨著我的血液傳遍到全身上下,再來我就進入了她的身體。
我看到玲左邊的胸口上,有一道約三公分左右平整的疤痕,整齊地像是貼上去的一樣。
「這是什麼?」我一邊親吻著她的乳房一邊問,「這是手術的痕跡。其實我是人造人,在心臟裡裝了電池。」我停止動作,抬頭看著她,玲繼續用平板的語調說。
「電池必須七年更換一次,如果人造人的電池用完了沒有更換新的電池的話,就會死掉了噢。」說到「死掉了」的時候,玲還把頭轉到另一邊,閉上眼睛假裝死掉了。
「喔、真酷!」我用耳朵貼著她的胸口,「可是你還有心跳啊!」我說。
「當然有心跳啊,心跳沒了的話,人就會真的死掉了噢!」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當一個女人說她有心臟病的時候,就會覺得她有一種特別的魅力。真不知道到底是我真的喜歡有病的女人,或者根本就是我有病。
「你有心臟病嗎?」我背對著躺在床上的玲,問說。
「沒有啊。你幹嘛突然問這個問題?」玲坐起身來,搖搖頭,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喔。沒事。隨便問問。」
          真是可惜。
創作者介紹

EUREKA

bruce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