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是一個期限
一個保存期限
不管留著多久
總是會有到期的一天
也許冬天的寒冷
就是告訴我
四季會再循環
但是逝去的過去
卻早已不在
冷漠
是一貫的裝扮
把無意義的淚腺
割捨
這一年的春夏秋冬
依然
維持著相同的步調
對於過往時光的懷念
也許感到傷感
一次次
去觸動那最底部的情愫
挑動著最深刻的記憶
一條長長的街上
對站在落地窗前的我
一下子就可以數出四個點以上的回憶
回憶形成的當下
也許是美好的
快樂的
也可能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但加上時間
一切的一切
都顯得不同
角度抑或是觀點的變更
對我來說
都可以輕易地看到那時候的影子
甚至是那時空氣的氣味
是晴是雨
白天或夜晚
公園或是路旁
甚至是咖啡店
一個一個的
都是開關
開啟通往過去的路
但我知道
那是只是影像罷了
實體早已不存在
當實體變成記憶時
很多東西都已經消失了
消失了
過期的麵包
咖啡
與菸
太多的東西
我們根本沒有辦法掌握
與其說是哀痛
在本質上
只是一點一滴無謂的傷感
對於這一切的無力
其實我還是感到高興的
最少
我還擁有那一段的時間


創作者介紹

EUREKA

bruce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