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日,上報紙了。中時。
16日,九份、金瓜石。廢棄的坑道。
17日,台北市,下著不小的雨。寒假第二天。

這就是人生。沒有組織性的,破碎和再組成。

桌上放著被攪和後的咖啡,加了糖和奶精。

剛剛抽完菸,外面雨下好大。

象徵性的下著雨,當然實際上也是下著雨。

空氣好髒,所以需要下雨來清洗一下。可是污染並不會消失。
雖然我這麼想,我也還是持續坐著製造污染的事情。
真的是 最可悲的莫過於生為人類了。

我還滿喜歡我的無名指的。莫名的。
今天外頭持續不斷下著雨,從早上開始,沒有停,一直下著。

昨天,到九份,也許因為是平日的關係,觀光客少了許多,倒是有不少日本遊客就是了,嘰哩呱啦講著日語,一眼就可以看出是日本人的長相,而且清一色是女的,大概都在25歲上下,當然也有老人。日本人真的很愛來台灣這幾個景點耶,中正廟啦故宮啦九份金瓜石啦基隆夜市士林夜市的。
在九份吃完芋圓之後,我們就去金瓜石的一個從日據時代蓋的煉銅廠,現在已經荒廢不用很久了,我們從旁邊一個廢棄但是沒有封起來的坑道走進去,大概有一百公尺長吧,我想,裡頭黑漆媽烏的,只能遠遠看到出口有亮光,穿過坑道,來到好像是另一個世界,草長得比人還高,但是隱隱約約還是可以看得出來有人走出來的一條路,走過一段,經過一個小小的溪,又來到了另一個坑道,繼續向前穿過坑道,出來之後,是一種豁然開朗的視覺,在山谷中的一個平台,一整片還滿大一片的地方,旁邊有一兩棟看起來應該是工廠的遺址吧,遠遠地隔著山谷的另一頭,也有一兩戶早已失修而坍倒的磚造房屋。
這邊有一條柏油鋪成的馬路,往外的方向已經坍塌了,只留下一個百公尺深的懸崖,反方向是通到山谷的另外一頭,中間有一條很陡的河,上面有一條橋,橋旁邊有已經鏽到變成黑色本來應該是鐵軌的條狀金屬,以前應該有火車會從這邊經過吧。.
我們一直沿著柏油的馬路走到另外一邊,還有一個坑道入口,但是已經被用鐵條給封住了,加上已經快要四點鐘了,就差不多該收工回去了。
我們又沿著原路走回原本的斷崖附近,發現在斷崖的地方,沿著山壁,有一條像是人走過的路,大約只有三十公分寬的路,全都是黃色的土和石,感覺稍微不小心失足掉落就會說再見了。不過最後我們還是安全地到了另外一邊的斷崖,順利地回到車上,離開了金瓜石。
晚上,我們在基隆夜市吃晚餐,吃完,要回家,卻一直走錯路,基隆的路標真是讓我無法招架,還好繞啊繞的,還是順利地上了高速公路,回到了台北。
最後到家的時候大約是八點半了。
創作者介紹

EUREKA

bruce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