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西門町的絕色影城看了<九降風>。

不論怎麼看,這都是一部相當值得一看的電影。

只不過,在情感上有些許的不滿,對於電影中對於時報鷹的球員涉賭的處理。

那已經是12年前的事了,職棒七年,現在是職棒19年。好像很遙遠,卻又似乎發生在昨天而已,那樣令人記憶猶新,也同樣令人痛心。

當我看到電影裡,出現的時報鷹涉賭的新聞畫面,一張一張的曾經熟悉臉孔,跟熟悉的名字出現時,心情實在是五味雜陳。我看到第一眼的感想是,「有必要這麼尖銳地去突顯這些人的長相和名字嗎?」對某些人來說,那些臉孔和名字都曾經很熟悉,但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很陌生。

我不知道其他人看到的時候怎麼想,但是在我看見的時候,是一股很強烈的刺痛。對所有那時的球迷來說,涉賭案的發生,都由如在心頭上被狠狠地劃了一刀,而如今那個傷口又再度被喚醒,我們永遠都難以忘記,那時候內心所感到的失望,或憤怒。

但如今,無論如何都已經過了那段難熬的歲月。

我只想說,那個畫面,猶如鞭屍。試想,你我若是當時報鷹中的一員,在事過境遷12年後,坐在電影院中,看到這個畫面,該是怎麼樣的心情?難道我們給予他們的懲罰還不夠嗎?對身為球迷的我們而言,充其量不過是感到失落、失望、被背叛,而對當事人來說,卻是一輩子揮之不去的陰影。

也許他們的行為不能被原諒,但是他們的人應該要被尊重吧!誰會希望自己年輕時所犯下的過錯,在10幾年後來要被拿出來給眾人看,誰都不會願意的,是吧!

那個畫面指名道姓地、血淋淋地呈現在我們的面前。那不是鞭屍是什麼!試問,我們如果是當時時報鷹球員現在週遭的人,或是他們的子女,或是他們現在所帶的球隊的球員,或者是沒經歷過那個時代,而現在認識他們的人。我們該是什麼感覺?!

也許這不是這部電影想要討論的東西,但它畢竟碰觸到了這一塊,我們不得不思考。我想,這部電影即使沒有那些指名道姓的畫面,依然不會影響到它本身的結構的完整性,而我也看不出來,多了那些畫面,對這部片能有什麼幫助。

看完之後,還有一點,就是整部片看下來,如果我那時候沒有在看棒球,我會覺得那個時候只有時報鷹在打放水球。雖然這也不是電影的什麼重點,可是我卻一直耿耿於懷。

假設,時報鷹當時沒有解散而現在還在的話,或許整部片在處理上會比較謹慎吧!為什麼我會這麼認為,因為在電影裡出現的三支職棒球隊(時報、三商、味全)現在都已經不在了,已經不存在的球隊就不會來抗議了。

講了這麼多,純粹只是個人情感上的不滿,若就純粹以電影的角度來說的話,是一部很容易令人產生共鳴的好電影。
創作者介紹

EUREKA

bruce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